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已有 3490 次阅读  2021-09-23 09:45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羊车望幸图》

谢环《羊车望幸图》的现身与美术史的增添

——雷家林


写这篇文章的缘起是一幅对子,因这我在学习书法过程中,爱写的不是中堂,不是横披,不是条幅,而是对子,那幅对子是:“东壁图书府,西园翰墨林”。初识它并自己亲自写它,对于它的含义并不是理解清晰与深刻的,而是浮在纸面上的。

今天要说的这幅《羊车望幸图》的作者是谢环,字庭循,或廷循。他是明朝一个武官,他的书斋自号“米家船”,后来三杨之一的杨士奇帮他改名在“翰墨林”,而谢环有一幅著名的作品,叫做《杏园雅集图》,据说共画了十幅,图中的官员人手一幅,都是当时顶级人物,目前只存两幅,一幅收藏在镇江博物馆,一幅收藏在美国翁万戈处。“杏园”,不是有“西园”的偕音吗,这更使得我容易想到那幅对子:“东壁图书府,西园翰墨林”。但是这幅对联的典故最早不是因为谢环,而是另有其人,并且时间更早:话说唐代中叶的领袖,唐玄宗李基隆先生一日在丽正殿书院宴请群臣,命宰相张说作诗,张说出口成章道:

东壁图书府,西园翰墨林。
诵诗闻国政,讲易见天心。
位窃和羹重,恩叨醉酒深。

缓歌春兴曲,情竭为知音。

这便是我们平常看熟的对子的原初来源。诗中的意思是:东、壁二星掌管着天下的图书和文章,而丽正殿书院人才济济,翰墨生香。其中“西园”一词最早出自魏之曹植,其有《公宴诗》云:“清夜游西园,飞盖相追随。”老曹的次子曹植是文旌,其西园便有文昌的含义。而东壁,西园,在唐朝张说这里,都是丽正殿书院的代称了,它是一个文气集聚的所在。

时间越数百年到明朝,一个特务画家谢环,却雅好图书书画奇石,称自己的书斋或收藏处为”米家船“,加上杨士奇更名为”翰墨林“,更加加深我对于东壁西园对联的印象与理解,这个真的是机缘到了。

楷夫兄邀我为这幅他收藏的作品《羊车望幸图》写点文字, 2018那年十一月在北京他的北海北附近的胡同工作室观赏其藏品时,只是对于他的收藏品上的印章与题字上作了初步的识别,其它留待以后来深入。

《羊车望幸图》作者谢庭循(1377—1452),永嘉(今温州)鹤阳人,关于谢家的人,学文科的不用说知道这个可是名门望族之后,我们知道的谢安,谢灵运,谢道韫都是历史上的名流与文人,谢环的先祖谢灵运康乐,写过著名的诗句:“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这绝妙的句子,据说是因其弟之梦中得来,而谢环先祖的一些堂号“梦堂”,“吟堂,和谢环本人在北京的堂号:”梦吟堂“,皆从康乐的“池塘春草”发源而来。而且,永嘉一地的名称,容易联想到史上一个重要的移民事件:永嘉南渡。北方望族因战乱而迁到南方,就有唐人诗云:”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是写南京的,意思明显是,王谢家的人似乎离开了南京,又往更南之地迁移了,家林在南方行走时,有一个地方叫茶山的南社,还有一个地方叫燕岭,皆在东莞境内,南社是谢家移民在南方的所在,而燕岭,却是王家在岭南的集聚地,这不太有意思了,当然我们雷家也有迁到南方的,就是中山的渡头村,有二万多人的雷姓村民,从陕西迁出的。这个也是后话了,回到正题。

一谈到特务画家(谢环官职为锦衣卫千户或锦衣卫指挥佥事),今天的人就联想到诸如东厂、西厂、锦衣卫,其实对于画家来说,只是一种挂名的职务罢了,也算明朝画院的特色,我先祖雷千一在宋朝就做湖广衡州府衡山县指挥使,这算是真正的武官吧,明朝一些所谓的特务与武官,只是画家而已,像吕纪、林良也算这号人。在明朝,洪武开国皇帝朱重八肯定是不喜欢画家的,明朝对于画家的重视应当是永乐开始,到了宣德时,尤为重视,因为皇帝朱瞻基自己也是画家,可以与宋朝的赵佶雁行的,正因这如此,在宣德时,画家的地位与待遇得到提升,也激发画家的创作欲望,不少画家倾其全力绘制作品,以报效朝庭。就谢环来说,宣德帝对其有多重视,读读这段文字略知一二:

宣德元年十月一日,上御文华殿,赐白金图书二,皆涂以黄金,嵌以青玻瓈。其文一曰“笔精入神”,一曰“谢氏庭循”。八年七月一日,御斋宫,赐象牙图书,一文曰“清泉白石”。前后凡三,皆镂大明宣德御赐六字于其钮,而饰以金,使凡作画则用此为识。庭循既拜赐,宝而藏之若拱璧。见王直在《御赐谢庭循图书记》


御用的画家主要画什么,不用想多半就是画“成教化,助人仁”之类的作品,有关谢环这类的作品目前只发现一幅,而且是流入民间后惊现拍卖市场的,这幅画名为《宣圣事迹图卷》其在2017年现身香港苏富比春拍,详细情况如下:

《宣圣事迹图卷》为设色长卷,宽37厘米,长921.8厘米,清代孙星衍题签,翠微山馆所藏。著录于孙星衍《平津馆鉴藏书画记》。关于这方面的信息来源于网络,据说是流拍,不知最终的结果。


所谓孤掌难鸣,不仅仅是参拍作品需要识别者爱护者,更重要的是一幅成教化助人仁的作品还真的不是作为这位官家画家的当时现实,那么我今天撰文告诉诸位的是,另一幅“成教化助人仁”的谢环的作品,就在黄楷夫兄的收藏中,显然楷夫兄不仅仅收藏书画,他的重点收藏还是古代瓷器,他现在办了一个线上美术馆,号焦大故居客,美术馆的全名是:玉茗轩线上美术馆


而这幅重要的作品就是前面提到的《羊车望幸图》,这幅作品品相还是有点破损,但它是真迹无疑,因为画的左上首有宣德帝的题字:宣德五年秋日,朱瞻基御赏。并铃有“武英殿宝”的官印。画卷的首额清嘉庆皇帝御题为:爱日留深景,高年共物华。宫笺瞻后月,帔锦郁仙霞。紫诰频封国,欲传萱草赋,堂北漫看花。御赏。并铃有“嘉庆御赏之宝”官印一方,说明此画后落入清宫,过清嘉庆皇帝之眼。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羊车望幸图》的故事是说晋司马炎的事,学过历史的熟悉此事,有劝惩之意,晋朝的兴与亡皆因司马炎,开国是他,走向衰落也是他,司马炎统一东吴时,后宫已经有五千人了,征服吴地后,又纳了吴地的嫔妃五千,要知道后宫三千已经够多了,司马炎在这个方面缺少定力与自制力,放纵自己,因妃子太多,发明用羊车选定到哪个妃子处过夜的把戏,成为一个历史的笑谈,司马炎只活了五十岁,应该是纵欲过多造成。


画家谢环本身不是真正的武夫,而是长于绘画的儒士,他知道这个历史的故事,绘制这样一幅作品,得到当时宣德帝的首肯,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历代的皇帝都希望以史为镜,照照自己,避免历史悲剧重演。但是历代的皇帝,包括明朝的皇帝,大部分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历史上的宣德皇帝是否节欲清明,但看他英年早逝便知,说好容易,做好就不容易了。

也许是当事者迷,后来者清,清朝的皇帝与臣子观此图,有了共同的感叹,除了嘉庆帝,另外题字的大臣与画家,僧人,皆用了文微明的诗文来题字,来补足重新装裱此图两边的空隙,也算是耐人寻味了。


他们何以不约而同地用文衡山的诗文作题字的内容呢,原来老文热心进取,努力考试,最终老来谋得一个京官,他未到京城时,满满是一种向往,到了京城,方知是个鬼门关,三年中多次向皇帝打辞职报告,到最后才批准,他又如鱼儿脱罢金钩去,摆尾摇头再不来。回到自己的停云馆,类似唐寅的桃花坞,他的安乐所。


虽然我们大部分知道老文是画家,书法家,其实他也是诗人,读过他的诗后的感觉是伴君如伴虎,皇帝就像天,常变化,不好相处的。他把自己比着东方朔,说白头来作秘书郞的,也确实不是他原本的期望。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羊车望幸图》是竖式画面,画面分了三个部分,上部,中部,下部,上部若白玉堂,皇帝的宝座,一种象征性的高台上的宝座,是权力与理政的象征,此时是空荡荡的。中部是后宫,也是作品视觉的主要焦点所在,皇帝坐在羊车上,一班皇帝贴身女子环状布列在有三只羊的羊车的周围,与车同步向前寻找目的地,似乎三只羊能够代替天子选择临幸的妃子一般,有心的妃子指使下人把盐巴和着竹叶散在门前,引诱羊群前来,以赢得临幸。画家画这个场景,带有简化的意味,以少胜多,一万多的妃子,出场也就两个吧,还在室内,室外是她们的奴婢,帮助妃子引诱羊车前来。下部应当是随时听使唤的宫庭太监,奶娘还有皇子,以及其它仆人的生活空间,画下方面前部画有太湖石。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整个画面用纸本绘成,上部的树杆用笔有马远夏圭的笔意,建筑屋梁是界画工笔风格,建筑结构的唐宋风情明显,虽然是画的晋代故事。这里特别要说明的是,通常有说人谢环没有受到马远夏圭的影响,这个不是事实的,但徐有贞在《题谢环山水画》提到不同的看法:谢侯康乐孙,善画闻天下。平生用精力,可与古人亚。笔迹兼师董李间,不独区区论马夏。意思是说谢环的风格不仅有马夏的,还兼师董李(董源、李成)的。我上面强调过了艺术史只是个抽象的形式,没有作品参照,没有实际的意义,或有作品的现实存在,过去的观点也会因作品现实的存在而原有观点定论的动摇与修正。比如我们看习惯云林的一江两岸式的程式,但是当你见过一幅云林的类似荆关董巨的高峰大川的作品,其用笔细腻严谨时,一切会让你怀疑人生,因为现实让你的固化观点获得动摇。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云山小景图》

没错,有一幅谢环的米氏的《云山小景图》从地下出土,那个谢环的院体固化形象同样获得动摇。其实画史上有论述到谢环的米氏风格,《明画录》云:“谢环字廷循,永嘉人。山水宗荆关二米。宣德间征入画院,大被赏遇,侪辈莫及。东里杨少师尝称其清谨有文云。”(见卷二,山水部分)“山水宗荆关二米”,说得再清楚不过,何况他的图书府自号“米家船”,“翰墨林”主要是杨士奇的想法。如果从内心上说,谢环更倾向“米家船”,虽然他是个官员画家,隐逸的文人倾向似乎比山林野士更浓郁。明代的绘画隔代遗传,越过元而崇尚宋代风情,南宋的风情也不会缺席潮流之中,而谢环同样不可能洁身自好,同样会受到陶染,以上图卷有关树杆的笔法就是明证。


这里值得提醒的是家林看过原件,一些细节摄影图片是难以清晰的呈现,如同观北京法海寺的明代壁画,金线与其它细节只有到现场方能看到并深刻体会古代作品的高妙之处,此幅羊图屋上的线也有金线与金色块的烘染,但掉色一部分,而且拍摄图片也难清晰呈现出来,只能在文中特别提示一下。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此图最为珍贵的应当是宣德帝题写的十一个字,加一方“武英殿宝”印章,明画录云:“宣庙留神词翰,尤工绘事,山水人物、花鸟草虫并佳。天纵异能,随意所至,皆非人力能及。上御书年月,及赐臣下衔名,用广运之宝,或武英殿宝,及雍熙世人图章。”(见徐沁《明画录》卷一)这个对于坐实画卷的真迹意义重大,因为历史上的谢庭循,非常受宣德帝的器重,关系也不一般,能够在画家的画上题上字,也是一种荣恩,但这只是历史的过往,对于今天来说,重要的是对于此幅作品的真实性的确认,这才是此图朱皇帝题字的今天的意义。为明皇室创作一幅官家意义的作品,自然应当是在皇室里保存过,然后清国取而代之后,此图又落到清皇室手中,清、民之交的社会变化,又使得此图流民间,今天由楷夫先生收得此图。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除去清嘉庆皇帝观赏此图,并题字外,另外有二个大臣一个画家一个僧人的题墨,也是值得重视的,一个画家是周寻(王旁),善画龙者,另一个僧人是可韵,两个大臣分别是彭启丰,另一个是孙家鼐。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周寻题写的句子是:五十年来麋鹿踪,苦为老去入樊笼。五湖春梦殿阁雨,万里秋风两鬓蓬。

此录文征明《感怀》诗前半部分,注意他把老文的“扁舟雨”改成“殿阁雨”,用隶书写成。铃有“昆来”之印。 周寻本姓朱,所以此人的倾向正好与文氏相反,皇家才是他最后的归宿,而文氏的最后归宿是渔船,其实是江湖,自然这种故意改变用词的作法,也是与其心理一致的。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可韵题写的句子是:天上楼台白玉堂,白头来作秘书郎。

此文衡山《《内直有感》诗首两句,用行草书成。铃“可韵”印。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彭启丰的题写内容是:露华风色绕栏杆,共理乡愁坐夜阑。千里还应共明月,宫人宁解忆长安。樽前常愿金波满,天上谁忧玉宇寒。这样是“小儿”改成“宫人”。

此是文征明怀归诗的第三节:中秋夜同元抑诸君小楼翫月的部分诗句。用楷书写成,铃有“臣彭启丰”印。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孙家鼐题字是:

钟鼓殷殷曙色分,紫云楼阁尚氛氲。常年待漏承明署,何日挂冠神武门。 

林壑秋清猿鹤怨,田园岁晚菊松存。燮臣孙家鼐题,

此为文征明《秋日早朝待漏有感》诗句,也是部分,也就是最后两句没写,或许是字数限制的缘故。铃有“孙家鼐印”。孙氏此书用文征明行书风格书写成。他可是首任北大校长,楷书写得好。

除了以上的题字和铃印,还有其它不题字只铃鉴赏印的:一方是“裴伯谦审定书画印”,一方是“庞莱臣珍赏印”,还有一四足一尾的肖形印,目前还不能识别,有待高明者指出名称与来历。


综合上面文字的情况我们看到,除了嘉庆皇帝的诗句不同外,其它四人皆书文衡山的句子,或长或短,意思与倾向却十分明了,一种对于“高处不胜寒”官场情形的极端感叹。他们观此图也,皆从文氏的诗文中找到共鸣的心理句子,来配对此图。

美术史或者绘画史,只有文字只是抽象的意义,但当有了绘画作品的现实存在时,方可使得画史丰满而有直面现实的感觉,诸多的画迹随着时代的久远而不存,不要说原件,便是复制品也常常若泥牛入海,不见痕迹,若有一画史著名画者的作品出现,真迹或者复制件的出现,皆是令人欣然的,何况此图因有朱瞻基亲笔墨宝而可以确认真迹无疑,更是绘画艺术史一件大事情。(作者:雷家林)


关于周寻(王旁),可韵,彭启丰,孙家鼐等人的资料如下:

(以下文字皆源自网络)

周璕(1649-1729),字昆来,上元(今南京)人。按读画辑略作"河南嵩山人,后入江宁籍",

工人物、花卉、龙马,其画龙烘染至百规。以拳勇名,尤精峨嵋枪法。尝画龙,悬黄鹤楼索值百两。有武弁欲强夺,与斗不胜,闻之丁制府师孔,一见赏之,畀百两不受。曰:"非必得金,聊以岘世眼耳。遇知己,当为赠。"由是知名。

所著人物、笼马、松柏、牡丹诸说,皆能独出己见,不肯剿袭前人一语。雍正七年(1729)与同志张天来等,准备在长江流域策划巨大之农民起义。为监生于汇泄露,遭官府迫害,卒年八十一。有《铁骝图》、《墨龙图》,现藏南京博物院。


可韵(1752——1815)

禅师讳可韵,自号铁舟,俗姓徐氏,湖北江夏人。幼聪颖,能为诗歌,工书,善兰竹。年二十余,颇悟禅旨,遂出家。游西湖、南海,历泰山、琅琊,上京师。所至留连,辄以书画自给,有名公卿间。晚年寄迹吴门,求书画者益众,三十余年如一日也。以嘉庆二十年正月廿四日圆寂于李王庙之平远山楼,春秋六十有四。越五年,其友人陈君道修为捐资造塔,葬诸虎丘柏径。余故人也,为作铭曰:见真实相,具妙明心。仗一枝笔,与世浮沉。身既无着,笔亦何有?南北去来,惟一樽酒。云岩崱嵂,鹤涧潺湲。生公已杲,草绿空山。——钱泳《履园文集》《清故诗僧铁舟塔铭》


彭启丰(1701~1784)字翰文,号芝庭,又号香山老人,江南长洲(今苏州)人,清朝官吏。清代大臣、学者。16岁入官学读书,好学上进。雍正五年(1727)会试第一,殿试时,列为一甲三名,世宗亲拔为第一。官翰林院修撰,乾隆年间历官侍讲、左佥都御史、浙江学政、刑部侍郎、吏部侍郎、兵部尚书。为官40年,以谨慎著称。为了奉养母亲,曾请求辞官;在家中辟园亭,植花竹,拥书万卷,乾隆帝曾赐匾额"慈竹春晖"。主讲于紫阳书院,乾隆三十七年(1772)清廷开馆编纂《四库全书》,广征天下藏书家秘本,江苏省在紫阳书院设书局,分派官员登记造册,由他总理其事。其子亦献书于四库馆数种。所藏书印有"南圃"、"芝庭"、"蓬莱第一峰"、"经筵讲官"等。工于书法,善于绘画,又能诗文,有《芝庭先生集》。


孙家鼐(1827~1909),字燮臣,号蛰生、容卿、澹静老人,安徽寿州(今淮南寿县)人。清咸丰九年(1859)状元,与翁同龢同为光绪帝师。累迁内阁学士,历任工部侍郎,署工部,礼部、户部、吏部、刑部尚书。1898年7月3日以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受命为京师大学堂(今北京大学)首任管理学务大臣,1900年后任文渊阁大学士、学务大臣等。卒后谥曰"文正"。


裴伯谦

裴景福(1854--1924),字伯谦,又字安浦,号臆暗,安徽霍邱县新店人。光绪十二年(1886年)进士。历任广东陆丰、番禺、潮阳、南海县令,因收集字画古董,为时任两广总督岑春喧嫉恨,被迫暂避澳门。岑仍将他革职,投入南海监狱。上奏朝廷谓其"两广县令,裴为贪首,凭籍外力,藐视国法",但查无实据,不能重判,遂远戍新疆。到新疆后,适逢该省台宪与他同榜,加上边省文化落后,人才缺乏,委他为代理电报局局长。民国初年,任安徽省政务长。晚年辞职回乡安居,以收藏书画、古董自娱。著《河海昆仑录》


庞莱臣

庞元济(1864~1949),字莱臣,号虚斋。浙江吴兴南浔人。 父庞云鏳为南浔镇巨富,"南浔四象"之一。庞元济于清光绪六年(1880)补博士弟子,援例为刑部江西司郎中。因助赈10万元,特赐举人,加四品京堂。早年好字画碑帖,常临摹乾隆、嘉庆时名人字画,后从事字画买卖。从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起,与人合资先后在杭州拱宸桥、德清塘栖(今余杭塘栖)开设世经、大纶缫丝厂和通益公纱厂。三十年秋在上海与人合资创办龙章机器造纸有限公司,任总经理。此外,在南浔、绍兴、苏州、杭州等地开设米行、酱园、酒坊、中药店、当铺、钱庄等大小企业,并在以上地方拥有大量田产和房地产。


以下局部细节图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谢环《羊车望幸图》惊现北京,明代美术史将改写?

待考肖形印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